• 回忆两年前的一幕 特朗普:这是我的至暗时刻

    新闻出处:新闻来源于
    作者:
    2019-04-22 15:00:48

    017年5月,特朗普总统在椭圆形办公室跟顾问们开会,讨论刚刚被他解雇的联邦调查局局长的接替人选,司法部长杰夫·塞申斯(Jeff Sessions)溜出房间接了个电话。

    当他回来时,他给特朗普带来一个坏消息:罗伯特·S·穆勒三世(Robert S. Mueller III)刚刚被任命为特别检察官,负责调查俄罗斯干预2016年总统大选,以及总统是否存在任何阻挠的行动。

    特朗普瘫坐在椅子上。“天呐,”他说,“这太可怕了。我要下台了。完蛋。”

    他的任期并没有结束,但也火烧眉毛了。尽管随后两年的调查在结束时并没有对特朗普提出任何指控,但穆勒的报告描绘了一幅不堪的画面:白宫被一个拼命阻挠调查的总统所控制,结果却受制于那些同样拼命阻挠其命令的助手们。

    回忆两年前的一幕 特朗普:这是我的至暗时刻

    从400多页的穆勒报告中浮现出来的白宫,是一个充斥不诚实文化的冲突温床。定义这个文化的,是一个向公众和自己的手下撒谎,然后还想让助手替他撒谎的总统。特朗普曾多次威胁要解雇那些不听话的手下,而他们也多次以辞职来威胁,不愿逾越规矩和法律的界限。

    在一个又一个的关键时刻,特朗普让自己在麻烦中越陷越深,他被愤怒和委屈吞没,因为大发雷霆而把顾问变成了对自己不利的证人。报告明确指出,他之所以免于妨碍司法的指控,部分原因正是他的助手们看到了危险,阻止了他凭直觉行事。根据当时的笔记、电子邮件、短信和联邦调查局的约谈,这份报告描绘了白宫一个又一个陷入水深火热的场景。

    时任白宫幕僚长的雷恩斯·普利巴斯(Reince Priebus)曾经表示,总统对他自己的司法部长的攻击,意味着他“掐住了司法部的喉咙”。在另一个场合,白宫的法律顾问唐纳德·F·麦格恩二世(Donald F. McGahn II)向普利巴斯抱怨,总统想让他“做疯狂的事情”。特朗普对麦格恩也感到不满,称他是“撒谎的混蛋”。

     2 3 4 5 6 下一页